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丹道武神_ 第三百零六章 景皇有诏-

时间:2021-04-28 12:5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布袋老鸦小说丹道武神 第三百零六章 景皇有诏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你下面的东西不行。”

    这等惊世骇俗之语要是传了出去,肯定被冠上一个“放荡女”的名头。

    好在酒楼上只有他们两人,说话的声音又只有两人能够听到。

    江长安非但不觉得浪荡,从这样一个美人红唇一本正经地中翻滚出来,反而更让人难以把持。

    江长安突然走到她的身后,像昨日一样背后握住她的双手放在她身前。

    饶是思想超前的司徒玉凝,一惊之下也下意识地瞅了眼楼下人有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“你在玩儿火知道吗?”江长安笑道,鼻翼充满了她青丝间的幽香,声音呼在她的耳蜗中跳动:“人真的很奇怪,有的人做了一辈子的小人,只因做了一件好事,被人奉为君子;而有的人做了一辈子君子,就犯了一个错误,却承受小人骂名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不是小人,更不是君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是什么人?”江长安倒想听一听美人评价。

    司徒玉凝这次却未再坐以待毙,灵巧的转了个身面向这个高他半头的挺拔男人,江长安的双手自然而然地落到了她的腰肢上,当得是盈盈一握。

    司徒玉凝眸若灿星,但这个人的眼睛却有整个星空。

    她笑道:“你是江长安,独一无二的江长安!”

    在他面前,司徒玉凝也不用处处端着,在他面前可以说自己想说的话,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    那双肯定的眼神,总让她的心头悸动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评价,江长安微微笑意,左手帖着身子而上,右手则是向她身后微微慢慢滑去。

    他的口中却一本正经道:“看来那封信也不是他写的吧?”

    司徒玉凝道:“年幼时宫中无乐,唯有练习书法与沏茶两件事,茶水上虽有些成就,但笔端终究成不了大家之气,尽管如此,却能临摹出百家笔法,算不上太高明,但照猫画虎骗些外行人足矣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,这才像是司徒玉凝该做的事!”江长安的左手缓缓游到了她的玉背。

    天气虽寒,但是修行者的原因,她只穿了件漂亮的水蓝色紧身长裙,紧紧裹住他的完美身躯,将凹凸有致四个字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“字虽好,却放错了地方。”

    司徒玉凝“什么意思?你觉得不应把信放在他的房间,还有更好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房间搜出证据看上去没什么毛病,但是细细思量一番,做这种事的人怎么允许任何的信物还存在?”

    司徒玉凝眼中一亮,笑道:“倘若是你,你怎么做?把证据放在他的身上?一个泉眼境的修士,莫说悄悄在他身上放上一件信物,哪怕是走近几步,都能够有所察觉。”

    江长安笑道:“你说的不错,但总有人能够靠近他这么近,甚至更近,比如,青楼女子,乞饭的孩童……”

    司徒玉凝望着那双眼睛,不禁更加好奇:“江家四公子,你除了江家之子的身份外真的是只是一个杀手吗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“也是,有脑子的杀手才能活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一切都是为这位元统领准备好的,你将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,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其揭穿,并不是真的用这个手掌泡水的笨拙方法。可你为何又问出那一句问题?”江长安想了想,自问自答道:“你还是想给他一次机会,若是当时他说的答案是当即承认,兴许盆中之水就不会变成青色,也就没有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司徒玉凝微微一笑,她的狡黠在他眼中展露无遗,像是透明。

    “计策不错,很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可整个计划还是挣脱不了你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司徒玉凝道:“你的灵力已经锁定在他的身上,若是我没与猜错,当时元傲城不敢一丝反抗之力根本就不是因为二百名侍卫,而是因为你这位泉眼境强者的大人。他自知选择不做任何抵抗,还能多活几日,选择了反抗的话,在你手下活不过半柱香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美人称赞我是不是该高兴呢?”

    司徒玉凝说的不错,若没有自己在场,元傲城绝不会束手就擒,虽有二百名侍卫,但是元傲城自知这二百人不忍对自己下死手,凭借着他万象境后期的实力就算是中了毒,中了司徒玉凝的冰魄银针,也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可他做了明智的选择,一旦他做了鱼死网破的选择,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司徒玉凝这一次却没顾江长安打趣,眼中忽然显现一丝希冀,问道:“真到了那时候,你会出手吗?”

    江长安笑了笑,转身走向了她的房间,道:“你刚才其他地方都说对了,唯独说错我这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司徒玉凝虽说做好了这个准备,但难免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也是,他大可以袖手旁观,坐手渔翁之利,依旧可以继续扮作珏皇子的样子,说到底这件事对他没有任何的影响。

    她眉心的一点朱红也随着心声黯淡,却听江长安倚在门口道:“你说错了我一点,我杀他,用不了半柱香,半盏茶足矣。天气这么冷,还不进来?”

    司徒玉凝蹙起的眉头瞬间舒展,那点红色比胭脂还想要艳丽,“来喽!”

    闪身进入房间,江长安又坐在桌前,抬了抬杯子:“公主大人,能否赐杯茶喝呢?”

    司徒玉凝白了一眼,再度忙活起桌上杯盏。

    江长安笑道:“刚才你说一个人要是有朋友就是有敌人。你就这么不相信朋友?你从小到大没有朋友?”

    司徒玉凝扫视了一眼整个醉仙楼,又望向窗外门外的人流涌动,眼睛突然弯起了两个月牙。

    江长安知道,这种笑是真心实意由内而发的,就像是被困在囚笼中的飞鸟,生在池塘中的锦鲤,一朝遨游天际,天高海阔。

    自由的笑,任何人都装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司徒玉凝道:“这里人虽不多,但却能真真实实地听到犬吠蝉鸣之声,哪像宫中,大家无非都是在演,进宫演毕恭毕敬,出了宫门演的是位高权重,听上去人声鼎沸,但其实谁和谁都不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司徒玉凝忽然看向他:“不过现在,我有了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江长安笑道:“你怎么确信有一天我不会出卖你?”

    司徒玉凝表现得一脸错愕:“我没说你,我说的是这醉仙楼中掌柜的,这家四宝迎福实在是太好吃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谈到吃的,她就像变了个人一样,哪还有半点公主的样子。

    江长安尴尬得笑了笑,慨叹道:“一人之言骗过两百人,真是厉害。”

    司徒玉凝暗暗窃喜,却又听他说道:“不过比起我还是差了那么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比起你差一点?你说,你骗过这么多的人?”

    “比这多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一千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你几岁?”

    “五年前。”

    司徒玉凝不说了,五年前,她还不知在那个碑文前执笔忙活呢。

    尽管知道他的故事很多,但司徒玉凝越是接触越发现他像是一团迷雾,走得越深,雾越浓。

    五年前,一千人,那时局势应该比今日危险的多吧?

    正在两人享受这短暂的放纵时光之时,门外却走来两名侍卫:“启禀殿下,景皇派来的使者已在楼下等候多时,景皇御诏,说要召殿下进宫一叙,细商和亲大事……”

    司徒玉凝一愣,脸上的笑意渐渐退去……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