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从零开始的奶爸生活_ 125. 血脉实验的产物-

时间:2021-05-28 19:0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木牛流猫小说从零开始的奶爸生活 125. 血脉实验的产物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一名**着上半身,浑身肌肉紧绷,魁梧得完全超乎想像的男子,半跪在地。

    不过哪怕就算是半跪着,他的高度也有接近一米七左右,可想而知一旦站了起来的话,其高度到底有多少。但是此时此刻,这个魁梧巨汉,却是一脸的疲惫,脸色更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异常苍白。

    他的左臂,齐肩而断。

    哪怕如蒲扇般宽大的右手死命的捂着,血水依旧不断的从指缝中透出。

    一柄造型夸张的长柄战斧,则遗落在他的脚边。

    另一边,在他的左侧方不远处,则是一名人类男子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铠甲已经彻底破碎。

    不过诡异的是,当这些铠甲破碎之时,显露出来的却不是铠甲下的躯体,而是翻卷开来的血肉,与脏器。

    仿佛,这一套铠甲是从身体上延伸出来的角质层。

    **着上半身的魁梧巨汉,正是艾格瑞家族的守卫者之一,猛兽.彭格斯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躺在地上,生死不知的那名人类男子,同样也是艾格瑞家族的守卫者之一,伯维尔。

    他们,都是艾格瑞家族的血脉实验者之一。

    伯维尔被注入多种昆虫类魔兽混合而成的特殊血脉:他能够通过刺激体内的血脉力量,在身体外增生一层坚固的角质层,与自己的身体结合到一起,形成极为坚硬的全身铠甲。而且除此之外,他的速度与耐力,都会获得大幅度的提升,这使得他在近战方面,拥有无与伦比的可怕战斗力。

    唯一的缺陷,就是面对防御力度较强的敌人时,伯维尔很难取得特效。

    但是,作为牵制者或者支援者的话,伯维尔却有着足以令人信赖与安心的能力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数分钟前,彭格斯却是看到了让他难以置信的一幕。

    号称拥有在所有守卫者里最坚固防御铠甲的伯维尔,却是被眼前的这个女人,一拳就彻底解决了。

    伯维尔那套坚硬的铠甲不仅直接破碎,甚至铠甲底下那一层保护脏器的软膜都直接破裂,体内的脏器彻底暴露在空气里。

    这对于伯维尔而言,已经是非常严重的伤势了。

    “你,到底是谁……”彭格斯艰难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不仅是伯维尔被一击重伤,甚至就连他,引以为傲的力量和那由强大的力量所带动的巨大攻击力,都无法对眼前这个女人造成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全力施为下的一击,居然仅仅只是在铠甲上留下一道浅白色的长痕,甚至就连对方的铠甲都没打出一道裂痕。

    彭格斯感到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而更让彭格斯无法接受的,却是自己只是因为伯维尔被一拳击溃时产生的略微分神,他就直接被对方撕下一条手臂——事实上,在那一瞬间,他的确是感受到对方的接近,只是对方的速度远超过他,使得他根本无法摆脱。所以他只能试图凭借自身强大的身体机能和力量来进行抵抗。

    原本按照彭格斯的想法,那就是对方既然需要依靠这种强大的特殊装备来战斗,那么身体素质不可能强到哪去。

    而他,却是植入了混合型的魔兽血脉。

    这让他在力量、耐力、恢复力等方面都拥有极为可怕的优势,他甚至尝试过,如果将他的单根手指切除的话,他甚至能够在半小时内就彻底复原。而且绝大多数利器所造成的伤口,都可以在数秒到十数秒就彻底恢复。寻常战斗中,别说是以蛮力强行将他的手臂撕扯下来了,就算能不能斩断他的手臂都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如此强大的恢复力所形成的基础下,他体内的骨骼和脏器,也都是得到相应程度的强化。

    可是,在一个照面下,他却依旧被对方直接撕下一条手臂。

    彭格斯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血脉植入?居然还是第四阶段的完全体,真是难得。”奥哈拉发出啧啧称奇的声音,“看起来,自从精灵王庭破灭后,那些精灵也不是无所事事的嘛,居然能够研制出这种成品。……不过,失败率不低吧。”

    彭格斯的瞳孔猛然一缩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我猜猜看。”奥哈拉却是完全无视了彭格斯的神色变化,自顾自的开始说道,“精灵王庭的血脉实验,提出了五个阶段的假设。前两个阶段都只有培养体的概念,是以单独一种魔兽的血脉进行提纯,实用性并不高。毕竟在那个时代,血脉级强者几乎可以说是遍地走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阶段,有两个状态,分别是培育体和成熟体。其概念是将成功度过前两个阶段的培养体进行混合,在确保提纯血脉的混合稳定后,才注射到实验体身上。……到了这个阶段,才算是具备一定的实用价值。不过缺点,则是成长期非常缓慢,前期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源和培育时间,才有可能成型。”

    随着奥哈拉的声音,彭格斯的脸色,开始变得越发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艾格瑞家族所主导的血脉实验的所谓机密,在这个女人面前,显然没有丝毫秘密可言。

    “至于第四阶段,则除了第三阶段的两个状态外,还要再加上一个完全体。”望着彭格斯,奥哈拉的目光中充满了戏谑与讥讽,“正常操作流程,是至少需要将三个在第三阶段已经成熟的个体血脉抽取提纯,然后才会作为第四阶段的培育。而在之后的第二状态下,会安排所有成熟体进行厮杀,只有最后存活下来的那一个人,才是真正的完全体。”

    彭格斯望向奥哈拉的目光中,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恐惧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又回想起了当年的那场实验,他确实是在上千个实验体中一路厮杀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段日子,对于他而言,可以说是最为黑暗和恐惧的日子。因为你永远也不清楚,在什么样的地方就会遇到死亡的危机,身边的所有人都不能相信,唯一能够相信的便只有自己。甚至就连睡眠,都必须保持足够的警惕,否则的话就绝不可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。

    “不过,那些精灵加速了血脉实验的效果操作吧。”奥哈拉发出一声轻笑,笑声中满是恶意,“如果严格遵照那些古精灵的操作流程,是绝不可能出现躯体变化的副作用。……但是你却出现了如此明显的副作用,血脉纯净度也完全不够,看起来你显然是被当作弃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彭格斯发出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“前面四个阶段,出现副作用的实验体,对于第五阶段而言,都是失败品。”奥哈拉冷声说道,“你的血液甚至连被提纯的价值都没有。……我想你一定不知道,在精灵王庭之所以会有这种实验计划,纯粹只是因为精灵族的生育率过于低下,而为了应付那接连不断的高烈度战争,所以他们才需要通过这类实验制造出足够数目的速成品炮灰。”

    彭格斯张了张嘴,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奥哈拉无聊的打了个呵欠,然后侧目望了一眼旁边的树丛。

    有一道人影,正缓缓的走来。

    “隔着老远,就已经闻到你的那股恶臭了。”奥哈拉厌恶的皱了眉头,同时也将头上的头盔取下。

    “还没玩够吗?”朱诺德身影,从林中缓缓出现。

    他的双手,分别拖着两具尸体:一名相貌秀丽的人类女子,以及一名精灵男子。

    人类女子的双目圆睁,脸上依旧保持着惊骇,她的身上正在不断的散发着冰冷的白雾,显然是死于某种低温伤害;而精灵男子,虽然表面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伤痕,但是奥哈拉却已经闻到,对方的体内有着烤焦的臭味,恐怕所有的血液和脏器都已经被高温蒸发了。

    “隔了这么远,都能够感受到那边的怒火,你想现在过去吗?”奥哈拉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恶魔与魔鬼,都能够轻易的感受到情绪上的各种变化。

    尤其是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苏言的愤怒情绪,简直就如同一个即将爆炸的核弹一般,奥哈拉与朱诺德哪怕相隔上百米,都能够感受那股强烈的愤怒。这也是朱诺德在解决了两名敌人后,并没有选择回去,而是宁愿拖着尸体来找奥哈拉这个让他厌恶的恶魔的原因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同样是奥哈拉会在这里和彭格斯闲聊的原因。

    她同样不想回去面对苏言的愤怒,尽管他们并不清楚苏言到底是因为何事如此愤怒。这种愤怒的感觉,甚至比之前安娜被劫走时还要更强烈,几乎可以说是足以焚城的状态了。

    “呵!伊丝卡蒂!”

    一声带着极端轻蔑之意的低喃声,伴随着风的吹拂,陡然传入到了奥哈拉与朱诺德两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……”奥哈拉转头望了一眼朱诺德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应该没记错。”朱诺德点了点头,“……看起来,安娜小姐的状态,不太妙呢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游戏得结束了。”奥哈拉轻叹了口气,然后缓步走到彭格斯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,等等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奥哈拉却根本就没打算听彭格斯在说什么,她只是双手抓住对方的头颅,然后猛然一拧,就直接拧断了对方的头颅。

    而当她双手松开的时候,彭格斯的尸体已经开始自动焚烧起来。

    几乎是当这具尸体落地的那一瞬间,就已经只剩下一片飞灰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被朱诺德抓在手中的两具尸体,也差不多是同样的下场:人类女子的尸体落地时,便发出清脆的玻璃破碎声,四散的冰块甚至开始渐渐的消融;而精灵男子的尸体,落地的那一刹那就如同焦炭落地一般,同样只剩下黑色的炭碎痕迹。

    “我开始有些担心那个家伙了。”奥哈拉沉默了片刻后,突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她已经能够嗅到,空气里开始有亡灵的气息在弥漫着。

    在他们几人之中,只有苏言才拥有这种属于亡灵的气息。

    而他这股亡灵气息的释放,也等于是在宣告他已经解除了身份上的伪装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,他显然想要玩一场大的。”朱诺德同样叹了口气,“这和我最开始的计划,不太相符呢。”

    奥哈拉望了一眼朱诺德,沉默了片刻后突然转身朝着伯维尔的尸体跑去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朱诺德看到奥哈拉的反应,突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素材!”奥哈拉沉声说道,“他现在那么愤怒,我觉得我应该给他带个素材回去。”

    朱诺德望了一眼地上那一大摊水迹和一片焦炭粉末,他的脸色瞬间就黑了:“该死的!如果让我知道是谁让他变得如此愤怒,我一定要把对方碎尸万段!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